独奏诸天 第二十一章:来自同一个地方

那红色巨大刀罡将地面犹如切菜一般的划开。

孤岚每次躲避着赵頵那仿佛毫无章法的乱砍,身体周围的神秘防御出现了一丝丝裂纹。

孤岚也察觉到自己所施展的兵盾法开始出现破碎,轻蔑之意不禁的消失,随即而来的便是全力应付。

兵盾法是孤岚以观摩两军交战之时感悟出的防御之法。

原以为这个世界无人可以破开他的防御,但是却万万没想到这位献王的攻击强度居然如此之强悍。

孤岚本打算将大宋所有军队凝聚在一起,向世界所有各国发起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再从军队厮杀中更加深层次领悟兵之一道。

可惜啊,这个皇帝太过小心,竟然完全不信任边境驻守的将领,一旦哪位将领打了胜仗便将其调回汴京城禁军体系中。再从朝堂的文官前往主持战事。所以孤岚只能选择与欲意将神宗权力剥夺的太后合伙共谋。

其实孤岚观察过神宗,得出一个结论:想要暗地里控制神宗非常困难。

这种拥有光复河山强烈意愿的皇帝,意志难以被外物动摇。除非是再次出现五路伐夏的惨败,来粉碎神宗的信心。

先不说神宗此人,就连身旁的老太监也不是吃素的,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神宗被孤岚强行控制。

赵頵那血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孤岚,宛如上古猛兽捕食一般的凶猛,眼中透露着嗜血。

孤岚额上的神秘印记闪烁着。

两人从天空掉落,刚刚接触地面的一瞬间。

两人的身形在地面上化作流动的闪电一般,在广场上交错。

交错的一瞬间,两人交手数招。

孤岚面色带着狠厉,直接施展万马奔腾融入拳头之内,带着能踏碎捏碎一切的气势与力量,轰在赵頵那柄充满不详刀锋上。

轰!

声音浩大,皇城外的百姓听闻此声,皆是不禁地捂住耳朵。

朝堂内的大臣们与朝堂殿外的禁军有不少已然昏厥过去。

赵頵卷起轮回之舞,每刀皆是在恰到时机恰到好处劈斩在孤岚在身前凝聚的虚幻的盾牌之上。

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而孤岚被这连绵不绝刀势打的连番后退。

赵頵的刀快如闪电,加上血薄刀以这广场上血液增持下,威力巨大无比,每刀而下几乎能砍断任何事物。

孤岚眼睛中闪烁疯狂,嘴角已然溢出血迹。

孤岚将兵盾法催动的极致,从中打出数道拳芒。这些融合了战场厮杀所有兵法,犹如战场局势瞬息万变一般,拳法套路变化无穷,但每一拳也丝毫不逊色赵頵的血薄刀挥斩。

百招过后,广场开始没有任何完整之地。

赵頵与孤岚两人开始挪移战场,朝着城墙上飞去。

途中,赵頵转换了简单粗暴地打法,用移魂大法直接迷幻了孤岚的双眼。

致使孤岚瞬间失神一会,高手过招就算是几位短暂的失神也会致命。

就因为这样,孤岚的身边兵盾消失,被赵頵一刀而下。但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孤岚清醒过来连忙在空中转折躲闪。

赵頵的血薄刀直接将城墙斜斜切开,真正地切豆腐一般,城墙一分为二。

孤岚在高空翻转落在城墙上,疯狂地喘气面色开始失去血色。

赵頵站在城墙下,此时状态与孤岚差不多,原本血红的血薄刀开始逐渐暗淡起来。

两人交手负荷极大。

前世与张三丰交手那是逐渐提升招式威力,不想现在与孤岚交手几乎二人是直接百分百使出全力。

赵頵能感受到体内的经脉开始剧痛,周身的内力也开始支撑不了自己如此庞大的攻击。

“居然使出迷魂的武功,差点就找了你的道了!”孤岚站在城墙上冷声说着。

刚刚要不是自己清醒速度较快,不然脑袋都要被赵頵砍下来。

“哼,彼此彼此。”赵頵冷哼一声,刚开始交手之时,自己就因为被孤岚所放出的万军冲锋所扰乱了心神,那时候要不是老太监传音提醒,赵頵估计那时候自己应该身首异处了。

“献王,我奈何不了你,你也奈何不了我。要不做个交易怎么样?”孤岚笑着:“我们联手,将神宗逼下位,以你的武功与身份当皇帝不难吧?我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赵頵眯起双眼,心中不由地猜测这家伙拥有如此武力,按理说早已不在乎这种权势才对。

“可以!”赵頵的答应,让孤岚眼睛一亮,但面色立马沉下来。

“但是我要你的修炼之法,而且告诉我你为何不需要内力作为支撑而能发挥如此武力。”赵頵总觉得孤岚便是他能够领悟神通的存在。

……

朝堂之内,神宗皱眉瞧着远处,问身边的老太监:“他们这是在说什么?”

老太监沉吟片刻,心中思考一会说道:“献王在劝说孤岚投靠陛下。”

此时的老太监心中也极其好奇孤岚是如何能做到如此,竟然无需内力便能拥有如此武力。

简直要颠覆他的历来对内力的认知。

“……这样啊。”神宗眼睛微微闪烁着。

……

“今日多了你个献王,看来往后我在大宋也难以混下去。”孤岚直视这朝堂内的大臣与宋神宗,站在城墙上缓缓说道。

“你到底要做些什么?”赵頵紧紧问道。

孤岚不想理会赵頵,随即对方额上的印记开始消失,准备转身离去,欲想离开皇城。

赵頵冷哼一声:“你要知道我这边还有一个高手,你以为你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吗?”

孤岚背对着赵頵说着:“的确,我承认你们二人联手,我难以抵挡。但是我想离开,你们可拦不住,所以别耗费力气了。”

赵頵心中已然知晓对方是与他一样穿越而来的人,自己所要所图谋的便是孤岚身上的修炼法门与为何不需要内力便能发挥不逊色他的武力。

赵頵忽然想起无极大道,心中有个猜想,莫非这家伙与自己一样来自无极大道之上的?

“听过无极大道吗?”

正当孤岚即将离去,赵頵一句话让孤岚身子一动。

孤岚瞧着城墙下的赵頵,面容忽然一笑说着:“没想到,我还以为献王天资卓绝到上天都嫉妒,原来我们来自一个地方啊。”

果然真是无极大道上的人!

赵頵瞳孔一缩。

老太监站在神宗身旁皱起眉头,他完全弄不清赵頵与孤岚在说些什么。

什么同一个地方?

孤岚扫视了朝堂内的老太监一眼,淡淡的笑着,便直接朝着皇城外一跃,几个呼吸间便是消失在天际。

赵頵直接施展轻功,转身飞跃城墙,直接追上去。

无极大道到底是什么地方?

自从前世第二次进入之时,他便在模糊的空间看到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当时他便想过有没有人是否他一样呆在无极大道中,化作永恒的寻道者。

现在遇到一个可是千载难寻的机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